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蜕变者说 >

四岁幼童患上树皮病,被数家幼儿园拒之门外

发布于:2020-05-29 11:44:42阅读量:

罗丽菊时常感到后悔,如果自己对儿子再上心一些,儿子会不会可以痛的少一点。

  2014年,在儿子出生后的1个月,罗丽菊夫妇第一次知道“鱼鳞病”这个词,还是从医生嘴里。鱼鳞病是一种遗传性角化障碍性皮肤疾病,主要表现为皮肤干燥,伴有鱼鳞状脱屑,严重的可造成眼睑外翻等容貌的改变。罗丽菊听到医生的话后,下意识地问“这能治好吗?”得到的回答是不能。她形容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罗丽菊的丈夫不能接受这个现实,他无法控制的情绪崩溃了,蹲在医院的走廊里嚎啕大哭。罗丽菊倒成了家里镇定指挥的人:她给自己和丈夫做了分工,由于丈夫的身体原因,在家照顾儿子,处理简单的家事。她继续下田务农,在农闲之余四处寻找中医和偏方,“很多人说中国的女性比较坚强,不是这样的。但两个人哭成一团,你说孩子该怎么办啊?”

  入院又出院、医治又复发、希望又绝望,罗丽菊夫妇就在这令人揪心的循环中遍访了各类县级、区级、省级医院。西医所有的口服、外用治疗的反复失败使罗丽菊夫妇开始转向中医治疗,十几种药物浓缩成的苦药汤一碗又一碗的送进儿子小庆的嘴里,各大中医院所提供的草药煮水药方接连不断的擦拭在儿子小庆的身上,四年了孩子用过的药无法计量,但都没有效果,小庆的病越来越严重,鳞屑全身覆盖,变成了树皮肤。

  身处农村的他们已经寻遍了所知的方法,用尽了自己的浑身解数,问遍了亲朋好友乡里乡亲,甚至遵循了迷信的规则,儿子的病情依然没有任何起色。就这样在绝望和迷茫中,儿子四岁了。他的皮肤被鳞屑覆盖全身,头皮的鳞屑透过短短的头发裸露出来,四肢与关节处由于常年的摩擦导致鳞屑如老茧一般坚固的覆盖在孩子娇嫩的皮肤上

 

  更令罗丽菊绝望的是,儿子小庆早就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罗丽萍遍访周边的幼儿园后,得到的回复都是“先治病,后上学”,在一次次被婉拒后,罗丽萍只能无奈的眼睁睁看着儿子孤单而落寞的在幼儿园周围的田间地头徘徊着,“为什么我的儿子不能去上学,他这个病不传染的,我抱着他睡觉,他没有影响我。”

 

  2018年的一天,一位菜商偶然看到了罗丽菊的儿子,走南闯北的菜商瞬间回忆起自己的亲戚接受北京张建疗法的治疗后,皮肤恢复了正常,便向罗丽菊详细推荐了张建疗法。久旱逢甘霖般的信息滋润了罗丽菊干涸已久的内心,在上网详细了解过后,罗丽菊带着儿子立即动身前往北京,寻求张建疗法的帮助。经过了四个疗程的“中药熏蒸汽化分层导入疗法”并配合护理产品,儿子小庆的皮肤已经恢复如常。

相关阅读

推荐医生

发明人-张建
主治医师-杨春青

案例分析更多 >>

热门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