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蜕变者说 >

鱼鳞小伙:“我好了,也要把小弟治好!”

发布于:2020-05-29 11:48:01阅读量:

  “张院长,我有个不情之请……”前不久,建鱼行动于2015年8月25日救助的“鱼鳞小伙”宗文强复查时欲言又止,满脸心事。这俨然跟治疗后变得开朗健谈的他判若两人。“孩子,怎么了?”张建院长语重心长的反问。

  “我现在好了,工作也干的挺好,也带班了,是个班长了,但我小弟(名叫宗文建),比我治疗前还严重,我家的情况您也了解,而且我听说咱们13周年院庆,会有几名帮扶名额,我想能不能再帮帮我们,直接给我们一个名额,也给我小弟治治,他也是个好孩子……”宗文强也是觉得非常不好意思,吞吞吐吐的说完了藏在心里的话。“嗯……这样吧,你尽快带他过来,我和杨大夫先看看他的病情。”张建院长说。

 

宗文强(图右)带小弟宗文建(图左)来参加活动

  初见宗文建,就好像见到了去年治疗前的宗文强,厚厚的深灰色运动衣裤傍身,头戴着黑色鸭舌帽,脸色阴沉,不爱讲话,非常的羞涩腼腆。再看他的身上,目光所及之处全都是大块大块的深色皮屑,皮肤用“树皮”来形容更贴切一些。

  看诊后,张建院长表示,宗文建的症状确实是比他哥哥治疗前的还严重,而且他的这个板层型鱼鳞病与其他类型其他患者的症状表现还不太一样,正常情况下是冬重夏轻,而宗文建的是夏重冬轻,天越热,越难受!

  宗文建出生不到两小时,鱼鳞病就病发了,从此痛苦常伴着他,但因为家境不好,加上自己的哥哥(宗文强)也有鱼鳞病,父母竟顾着先给哥哥看病了,于是自己的疾病便没有得到很好的救治。小学也只上了五年便辍学了,但怕出门吓到人,也不愿接受别人的说三道四,便一直窝在了家里“混日子”,直到后来因为姐姐的缘故,才来到北京,勉强能有份糊口的工作。

  宗文建今年25岁了,自从懂事以后,他便一直生活在绝望中,“死掉就能摆脱一切苦痛”的念想一直在他心中萦绕。他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夏天实在难受便光着膀子躺在地上被妈妈劝阻的情形。

  那次,他向妈妈哭诉,自己实在是太难受了,都不如死了痛快。而这样的话语却反而让妈妈痛哭流涕。“你要相信好人会有好报,只要咱们坚持,将来总能找到治疗这个病的医院。”妈妈的这些话语,让宗文建坚持了下来。虽然想死的念头总还是有,但是想到父母兄弟和姐姐,若自己去了,他们怎么办?于是宗文建一步一步坚持着走了过来。

  而自己竟然走到了今天都25岁了,有的同龄人结婚生子,自己甚至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碰过,宗文建内心怅然若失。加上关于婚事,老家人有人提建议,他可以娶个残疾人啊,能给洗洗衣服做做饭不就行了?!但凭什么?宗文强心中很不服气,内心对自己是个正常人的信念变得更加坚定,而要把鱼鳞病治疗康复的愿望就更加强烈!

  加之,去年他看到哥哥受到建鱼行动的救助,亲眼见证了哥哥宗文强通过张建疗法的治疗一步步的蜕变,让他绝望的内心,瞬间重燃希望的小火苗,而且这把火越烧越旺。可是自己怎么忍心向已经年迈的父母提出治疗的要求?于是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努力工作,好好挣钱,要像哥哥一样,把身上的鱼鳞去掉,变得开朗,健谈,做一个正常人,跟哥哥一起担起家庭的重担!

  可以说宗文强对宗文建的情况,感同身受。看着自己一天天的变化,从小弟的眼睛中,他能看出小弟的渴望,但是他现在还无力为小弟做什么,待到时机成熟,定能助小弟一臂之力!

  正所谓机会总是眷顾有准备的人,作为张建疗法救治的鱼鳞病患之一,宗文强终于等来了研究院的13周岁生日,也是首届张建鱼鳞病日,于是他考虑再三,心一横,厚着脸皮向张建院长提出了能否赐给自己一个名额的要求,他并未奢望自己真的能够要到这一个名额,因为他知道那样对别人也不公平,但他又是多么希望,能给一个名额给弟弟。

 

  建鱼行动救助宗文建(右二)并查看其病况

  直到听到张建院长告诉自己,为小弟宗文建特批一个名额,不占用活动名额的时候,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是的,这真的是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了,自己的小弟能够得到帮扶,同事其他的鱼鳞病朋友仍然保留有成为爱心天使的机会,真的挺好了!

  当最终方案定下来的时候,哥俩眼含泪珠欣喜若狂的抱在了一起,嘴里不住的对张建院长说着谢谢、谢谢!或许这谢谢同样也是在感谢上苍,他们还是幸运的。“哥,我也终于能够和你一样,能够体会重生的感觉了!”宗文建说。

  目前,宗文强和宗文建兄弟俩的鱼鳞病已经康复,而且也找到了工作,能够分担家庭的重任了,宗文强还担任了公司的副厂长,希望祛除鱼鳞后的兄弟俩,日子能够越过越好,开启未来光明的大门。

推荐医生

发明人-张建
主治医师-杨春青

案例分析更多 >>

热门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