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鱼鳞病常识 > 鱼鳞病病因 >


因为鱼鳞病,你是不是也有不愿回首的一段经历

发布于:2022-04-22 17:20:00阅读量:

      我从小就是个乖巧懂事的小女孩,虽然拥有着爸爸妈妈的百般疼爱,可是童年依然不快乐,记忆中最深的感觉除了难受还是难受。
 
      春天,万物复苏,身上的皮肤针扎似的燥痒难忍;
      夏天,排不出汗,稍一运动,满脸通红,感觉随时都要中暑;
      秋天,皮肤干裂,皮屑飞扬,手一扬起,片片“雪花”从袖口飞出,让人尴尬不已;
      冬天,全身像穿了厚厚的铠甲,粗糙、干硬。脚后跟一道道很深很深的血口子,每走一步都是撕裂的疼。
      到了初中,我的性格越来越内向,常常把自己锁在家里,用针挑大腿上的黑点,有的是没长出来的汗毛,有的直接脱落了。用刀片撕腿上的鳞屑,弄的双腿血迹斑斑,风一吹,生疼生疼,可没过几天又长出来了。

 
      上大学后,身边人都恋爱了,可是“爱情”对我来说太奢侈了,因为自己的自我封闭,我根本就没有机会,更不敢碰触。到了大三,终于有一个男孩子走进了我的心里,交往了三个月,男孩细腻丰富的情感和无微不至的关爱让我体会了爱的滋味,可是长期的亲密接触,哪里能时时刻刻掩盖住皲裂干燥的皮肤......
      终于有一天,男孩儿发现了我的异常,他歇斯底里的爆发了,指控我是个玩弄感情的骗子,留下心灰意冷的我离开了。
      失恋的打击仿佛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就这样万念俱灰的走向了学校的人工湖,眼皮慢慢变得沉重,我想睁开,可是手和脚的重量慢慢拖住我,最终身体支撑不住往水底坠落。醒来后,发现是辅导员老师在医务室里彻夜陪伴着我,在她的鼓励和帮助下,我决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治病。

      我们搜遍了网络,尝试了无数种中医和外用药,终于有一天,张建疗法走进了我们的视野。与线上医生助理详细了解过后,第二天,在辅导员的陪同下,我来到治疗科室。经过了两个疗程摆脱了鳞屑和干裂的痛苦,全身皮肤光滑、湿润、柔软,这神奇的变化让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看着镜中的自己,我哭成了泪人,早知道自己的皮肤能治好,这些年就不用这么苦了。
      脱胎换骨的我回忆起过去的日子,那些孤苦和无助的感觉不是简单的一句“都过去了”就可以治愈的,希望每个鱼儿都能在灰暗的时刻会有温暖的援手向自己伸来!
相关阅读

案例分析更多 >>

热门咨询